src="/include/dedeajax2.js">
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内地 > 内地资讯 >

为赚学费KTV打工受辱 快男陈翔:我叫“翔坚强”

发布: 2010-09-12 | 来源:女性世界 - 专业的女性健康时尚门户网之一! | 编辑:admin | 查看:

陈翔(《快乐8》杂志/记者:聂薇)

  很多人说,陈翔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淡淡的忧伤。每当他抱着吉他低吟浅唱,总让人感觉到些许心疼。

  慵懒里暗含着张力,内敛中透露出优雅,舞台上的陈翔总是那么的从容淡定,令人捉摸不透。然而,只要他一出声,全场立刻就变得安静起来,不经意间,就感动了周围的每一个人。

  从《遇见》到《开到荼靡》,从《张三的歌》到《岁月轻狂》,陈翔用自己的歌声传达着对于音乐的感触与感悟。而从他的歌声中,我们体会到的不仅仅是一种感觉,还有一段段他用心诉说的故事。

  “我会努力坚持战斗”

  见到陈翔的时候,他正在为我们的棚拍化妆做造型。或许是因为前夜的比赛消耗了太多体力,化妆时他自始至终都紧闭着双眼,一言不发。微微偏斜着脑袋,像是睡着了一般。

  轻轻地搬张凳子坐在他旁边,他立马就惊醒了。问他是否需要多休息一会再采访,陈翔揉了揉眼睛,淡淡一笑说,“没事儿,你问吧,反正我也睡不着,就是闭目养养神。昨天一直录歌录到早上6点,有点困。”

  前阵子,因为训练过度,体力透支,陈翔的左耳暂时性失聪,这对一个追求音乐梦想的人来说,无疑是个晴天霹雳。顷刻间,关于陈翔要退赛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,这也让无数粉丝陷入恐慌。然而,面对可能永久性失聪的危险,陈翔并没有放弃,依旧笑言要“坚持战斗下去”、“为了我的信念,拼了!”。越挫越勇的他,也因此得到了“翔坚强”的称号。

  看着左耳还塞着棉花的陈翔,不免心里有些难受,我关心地问了一句,“耳朵好些了吗­”陈翔显得很感激,立马点头说,“恩,吃了药打了针,现在好多了。”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,“现在我们都不能上网,所以如果可以的话,麻烦替我向‘香橙’们转告一声,我现在状态很好,请大家放心,我会继续努力,不会辜负大家对‘翔坚强’的期望。”

  来自天水的小小“奥特曼”

  在读大学之前,陈翔和父母一直生活的地方叫天水,是个有着西北“小江南”之称的古城。一条河穿城而过,调皮的小陈翔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,和一群小伙伴嬉戏玩耍,唱歌、弹吉他,在这里,他度过了人生最无忧无虑的时光。

  “你看过奥特曼吗­”陈翔突然歪着脑袋问一句,“那是我觉得最好看的动画片,因为他们很正义,也很厉害。”说着,陈翔将两只手握成圆圈放在眼睛上,兴奋地比划着奥特曼的形象。“我总希望变成那样的超人,打败外星怪物,为正义、为保卫地球而战。”

  有点叛逆,有点调皮,带领着周围一群孩子兵,陈翔从小就是大家眼中讲义气又稳重的“翔哥”。 有一次,几个好朋友闲着无聊,陈翔心血来潮便提议深夜去坟场探险。大伙瞒着家人,偷跑出来,可是没多久,有人就说害怕要走。“其实我心里也挺怕的,但因为是我提议的,所以不得不装英雄,还头一昂特神勇跟他们说,‘只要有我在,大家都别怕!’说的时候我的腿还一直哆嗦,结果从那以后,我就害怕走夜路,哈哈,因为我怕鬼!”

  讲到兴起,一边的化妆师突然笑了起来,“感觉你和电视上不太一样啊,现实生活中还蛮活跃的。”听着这话,陈翔“咯咯”地笑起来,“很多人都叫我‘忧郁王子’,但事实上我挺开朗的。”跟着,他朝镜子里的自己挤眉弄眼了好一会,转过头,一脸无辜地问,“为什么都说我的眼神透露着忧伤呢­难道你们不觉得,这里面更多的是一种迷离和诱惑吗­”

  “翔坚强”的打工路

  曾经问过很多快男选手那些音乐道路上的苦难史。然而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,“没有啊,很顺利,特别顺利。”本以为陈翔也会如此,但他的回答却有点出乎意料。

  “或许你应该问我,在音乐路上遇到过什么特别顺利的事,那样我可能比较好回答一点。”陈翔说得像是玩笑,但又有几分认真。

  从小,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好,加上父母“望子成龙”的心态,陈翔一直无法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。但倔强的他并没有向生活屈服,而是想尽办法,恳求爷爷送了自己一把吉他。“有了吉他,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弹,每次想弹都要用一块布遮着弦,卡在上面,就不会发出声音了。不过最后不小心还是被爸妈发现,吉他就被没收了。”

  天有不测风云,13岁那年,陈翔的父母双双下岗,原来就不宽裕的家庭显得更加艰难。突然降临的打击,让陈翔一夜之间长大,为了不给家人增加负担,他再也没有提出过学音乐的要求。直到2008年的夏天,当四川音乐学院录取通知书寄到的那一刻,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对音乐的渴望。

  “面对高额的学费,我几乎就要放弃。抱着吉他,整整哭了一夜。”在梦想和现实之间,陈翔苦苦挣扎,辗转反侧。第二天一早,他终于鼓起勇气对妈妈说,“我真的喜欢唱歌,不管未来的路多艰难我都要坚持下去,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,我会努力自己挣,决不让家里操心。!”

  看着儿子坚定地表情,妈妈流着眼泪答应了。为了赚足学费,还未成年的陈翔就经由叔叔介绍来到当地一家KTV打工。“当时仅仅只有16块钱一天的底薪。”陈翔耸耸肩,苦笑着说。不仅工资低,工作累,年纪小小他还要经常面对各种委屈。“记得有一次我在包房值通宵班,有个喝醉的客人误以为这里是洗手间,进来就当场撒尿。我觉得他不对,于是理论,结果他态度很不好两个人就争执起来。最后老板来调解,但却说是我错了,还让我去道歉,那是我这辈子觉得最屈辱的事儿。”

  说到这里,陈翔的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线,鼻子有些发红。他站起身说要去洗手间,回来的时候,脸上已经恢复了一开始的笑容。对着镜子端详半天,陈翔有些羞涩地对化妆师说,“眼线能不能加深点­嘿嘿,那样比较符合‘翔式忧郁’的感觉。”

  三年奋战“快乐男声”

  不是每个人都有实现梦想的机会,而每段成名史的背后,也往往含着无数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泪水。

  2007年,快乐男声比赛影响力巨大。而那一年,因为未满18岁,陈翔连参加预选的资格都没有。回忆起这事,陈翔禁不住叹了口气,“我还是偷了户口本一个人跑去西安的,结果他们却把我挡在了报名的大门外。其实只差几个月就够年龄了,可不管我怎么恳求他们也没能放我进去。”

  虽然没能赶上那趟通往梦想的列车,但执着的陈翔并没有松懈。为了不让自己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,大学期间,他和朋友们一起组乐队、做酒吧驻唱,微薄的收入让陈翔几近面临生存危机,但却始终没有放弃。三年磨一剑,带着自信与坚定,陈翔终于在2010年快乐男声的舞台上绽放。全国总决赛的第一场,陈翔凭借一首台湾民谣《张三的歌》,获得了无数鲜花与掌声。而在快男天团8090踢馆之夜,耳伤还未痊愈的他,面对“内忧外患”依旧处变不惊,动情的歌声打动了所有的观众,也获得了今年快男比赛以来的历史最高分——95分。

  说到那场比赛,陈翔低下头笑了,“觉得自己特没出息,说好在台上要努力不哭的,但还是没能忍住,唱着唱着自己就走进那段故事里了。”

  沉默了一会,等陈翔再抬头,化妆师已经完成了他的全部妆容。精致并且轮廓清晰的面孔,看上去蓬松带点飘逸的头发,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的笃定眼神,配合着细长的黑色眼线,显得特别迷人。就像他自己说的,有一种迷离而诱惑的美。

  来源:快乐8杂志

热门推荐TODAY'S FOCUS

旭日阳刚:干的确实是农民工的活

旭日阳刚:干的确实是农民工的

  导读]从默默无闻的草根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,近日,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的农民工身份备受质...

让子弹飞很色情 女人愿做其妾

让子弹飞很色情 女人愿做其妾

  《让子弹飞》公映,票房火爆异常。虽遇寒潮,南京影迷依然为《让子弹飞》的零点场捧场,发...

热门排行榜TOP

本月TOP10